这座没有菜单的洋房里,藏着江南的四季——子福慧

在虹桥星空广场对面,有一片白色洋房群落,藏着各种各样的高档料理,它们大多是包房制,需要预定,子福慧便居于其中一栋。

来源:ELLE中文网编辑:Maggielovelife

在虹桥星空广场对面,有一片白色洋房群落,藏着各种各样的高档料理,它们大多是包房制,需要预定,子福慧便居于其中一栋。

子福慧主打江鲜粤菜,掌门人是有“绅士主厨”之称的名厨周子洋。这位有着明星脸的主厨,眉目清秀,举止儒雅。早年间,他曾是玩过摇滚的叛逆少年,喜欢音乐,玩过乐队,弹过吉他,甚至还擅长摄影。他曾上过美食类综艺节目,更是收割粉丝一大片,却越加低调起来,不乐意抛头露面了。

相对于主厨,周子洋更有些艺术家的风范,他审美好,思维跳跃,聊起天来神思飘逸。但做事却做事喜欢求极致,有着精益求精的习惯。对食材如是,烹饪如是,更会跑遍五湖四海搜罗食器,让子福慧形成了一以贯之的审美主体,更似主人家的藏娇金屋,藏的是一切自己喜爱的事物。

从外观来看子福慧非常洋气,打开门,却是一派禅意十足的中国风竖卷轴。方圆线条彼此交错,互相传情表意,让方之有序和规则,与圆之圆融和专注,在简单线条的勾画中,呈现出一方清居净土。餐厅有7间房,其名为“乾、坤、泰、大有、益、谦、丰”,顺承中国道家“五行八卦”此消彼长,相辅相成的大道之源。

所谓的江鲜粤菜,一方面说的食材,一方面讲究的是做法。食出本味的粤菜向来能够抚慰一切挑剔的味蕾,而江鲜,则更能勾起当地食客的一种童年记忆。同时,相对于高嘌呤的海鲜来说,江鲜的忌讳也更少。

餐厅是包房制,虽然有零点菜单,但大部分都是直接报预算,由主厨看当日食材配餐。晚餐1000元起,午餐则是600元起。

江鲜要看季节,三四月份是江鲜的旺季,刀鱼河豚样样美。不过有几样还是常年备货,家烧红汁野生河鳗是主打,相对于寻常河鳗,野生品种更加滑嫩,如同水豆腐般吹弹可破,汁浓味重。但做法略有不同,有时是蒜头铺底,软糯鲜美,有时是老豆腐烧河鳗,酱汁浓稠,拌饭满分。

手剥贝尖螺狮烧薯粉是最近我和朋友们的新宠,这样的做法跟新荣记的沙蒜面有些相似,但用料却是不同。餐厅现炼猪油,再加葱姜蒜、茴香等佐料煸香,入手剥贝尖和螺蛳,浇上两勺高汤,加薯粉,中火熬浓,撒上细末香葱尖。鲜出脑门,荡气回肠。我吃遍万水千山的朋友常说,一碗薯粉足矣。

现在是黄油蟹的季节,子福慧也在主推,膏肥黄满的当是清蒸。但若想实惠一点,不妨试试酸汤面黄油蟹,蟹黄熬入汤汁,酸汤的辣度点到即止,鲜度却如海豚音直如云霄,汤中有搓成小鱼样的面疙瘩,有劲道有嚼头。

周子洋说自己喜欢那一点辣辣冲冲的味道,最近又推出了酸汤雪花牛,是过桥的做法,切成薄片的A5雪花牛,炖于小炉上,煮开的酸汤淋上,几分钟便可断生,入口滑嫩,肥而不腻,但泡椒的辣劲也不小,我这样口味清淡的人,是要接着吃一把葡萄才能灭了嗓子里的火。

每次甜品我都很是期待,夏季时,周子洋用大荷叶捧着一只小南瓜,内里装着榴莲官燕,模样俊俏,榴莲攻气十足,入口甜软,馋起来可以连着小南瓜一起刮着吃。入了秋,周子洋则用新鲜鸡头米混着去皮绿豆仁煮起了绿豆甜汤,撒上一把丹桂,色香俱全,天不凉,心却静了。

这里的厨师心细,来过的老客人,都记着,尽量避免让客人吃完全重复的菜式。常见常新这个词用在这里没错了。混得熟了,这里简直就像家厨一样方便,吃酒吃到半晌,临时让厨房加个下酒菜,厨房也会立马上灶开火。

最近,子福慧又在门口开出了一片花园露天位,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莫将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hearst-ellechina-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