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中国无科幻的魔咒,一大波本土科幻电影正在集体发力

长久以来,一直有个魔咒笼罩在中国电影的头上,那就是“中国无科幻”。

来源:界面编辑:sophieguo

并不是说中国电影从来没有拍过科幻片,而是在这方面我们触及得太浅太少,市场上鲜有科幻作品问世,市场份额微乎其微,以至于让人产生“中国好像没有科幻片”的错觉。

作为科幻片的姊妹类型,魔幻电影却在市场上大放异彩,这得益于中华上下五千年悠久的历史文化,民间故事、神话传说等为魔幻大片提供了丰富的创作蓝本。反观科幻题材,恰恰少了这层传统文化积淀。

类型电影是拉动中国电影票房的生力军,中国电影在类型方面还有待进一步开拓。从今年的市场来看,把某种类型做到极致,即使本身小众依然能获得巨大的成功,《战狼》系列就将不被看好的军事类型电影一步步走到票房巅峰。这也给影视从业者新的启示,是否应该将目光瞄准那些有待开发的电影类型呢?

显然,这两年有资本注意到了科幻电影这一类型,《拓星者》、《疯狂的外星人》、《上海堡垒》等一大波国产科幻电影正在开发或拍摄当中。科幻类型这块尚未在国内被很好开垦的土地,底下到底有没有埋着宝藏?

“先天不足”的中国科幻电影

事实上,中国电影在很早就尝试过科幻类型,1980年的《珊瑚岛上的死光》开中国科幻电影先河,围绕高科技武器展开了一次科幻影像实验,填补了中国科幻电影的空白。

之后,陆续出现了《霹雳贝贝》(1988)、《大气层消失》(1990)、《毒吻》(1992)等一系列国产科幻片,这期间的国产科幻片多与儿童文学挂钩,宣传的往往是环保意识。而由于早期特效粗糙,氛围更似惊悚片,至今仍是很多80后的童年阴影。

除了以上几部津津乐道的早期国产科幻片,在很长一段时间,科幻电影仍然是很多导演不敢轻易触碰的类型。即使出现过《未来警察》、《机器侠》、《全城戒备》这类带科幻色彩的动作片,下场似乎都不是太好,观众的骂声比好评多得多。

目前国产科幻片在中国尚属稀有,究其原因,中国科幻电影本身的“先天不足”是一大重要因素:缺少科学文化土壤,没有形成整体的科幻创作氛围,科幻文学跟不上时代的脚步,电影主创缺乏基础的科学素养。

另一方面,科幻电影需要有特效技术的强力支持,而这恰是中国电影的软肋,没有好莱坞强大的工业体系做支撑,技术上又贵又难实现,自然让很多创作者望而却步。

虽然先天不足,但靠后天努力,中国科幻电影依然有一线希望。特别是在今年《战狼2》、《悟空传》等电影的试探下,中国电影的市场容量检验完毕,结论就是潜力无穷,不容小觑。更多的类型有待进一步填充,中国电影的市场容量未来依然有很多可能性。

令人欣喜的是,中国电影在特效方面也有很大的进步,通过国外先进技术的引进,特效不再五毛,像《寻龙诀》、《悟空传》等工业大片都有华丽的特效,并达到国际水准。

既然军事类型的《战狼2》能创造奇迹,科幻类型未尝不可?在好莱坞多年的熏陶下, 科幻片已经在大众心中形成了优质类型电影的印象。如《地心引力》、《星际穿越》、《火星救援》等好莱坞科幻片既有震撼的视觉效果,又给人对未来、宇宙无限的想象空间,受到大众的喜爱。正在从量变走向质变的中国电影市场,需要优质科幻电影的加入。

《拓星者》、《疯狂的外星人》、《上海堡垒》开拍,本土科幻开始发力?

今年《逆时营救》凭借科幻类型突破2亿票房,在春节档之后整体低迷的电影市场中已属不易,也让人看到了国产科幻片的潜力。

而一大波国产科幻片也纷纷提上日程,《拓星者》、《疯狂的外星人》、《上海堡垒》等电影正在赶来的路上,如此架势,本土科幻终于要发力了?

如果从近几年的科幻文学的发展来分析,出现以上局面就不难理解了。

2015年,刘慈欣凭借科幻小说《三体》获得了第73届世界科幻大会颁发的雨果奖,同时获得了全球华语科幻文学最高成就奖,这是科幻文学第一次在主流视野中受到广泛的关注,让一直忽视科幻的中国观众意识到,原来中国科幻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

2016年,郝景芳的《北京折叠》获得了第74届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连续两年中国本土科幻文学都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也由此在中国各层面掀起了一股“科幻热”。

科幻文学的兴起,对转化为影像是极有利的因素。这表明了科幻电影在剧本创作上,能更大程度地规避科学错误和逻辑漏洞,也能更好地弥补特效技术的不足。

在科幻大类型下,每部作品题材、风格各有特色,如《拓星者》包含太空歌剧、赛博朋克、废土等亚类型,《疯狂的外星人》延续宁浩“疯狂”系列喜剧风格,《上海堡垒》则将战争与未来上海相结合,中国化特色更加明显。

不管是无意识的个人情结,还是有意识的市场战略,这些作品对于本土科幻片的发展具有开拓创新的意义,中国科幻电影要跑起来需要一次集体的发力。

未来充满无限可能的中国科幻电影

刚刚官宣定档2019的《上海堡垒》引人注目,不仅仅是因为鹿晗舒淇的明星组合亮眼,而是这是一部科幻战争电影,除了未来城市、先进科技等科幻元素,更包括外星人侵略、未来大战等冒险、动作的战争元素。

科幻与战争元素的融合在影史中并不少见,伟大的“星战”系列就是最好的例子,这类科幻电影运用特效技术创造视觉奇观,激烈的战争上升到了全人类的高度,比一般的战争可看性更强。

而《上海堡垒》的片名突出上海的地域性,给人无限的想象。在江南的原著小说中,在末世氛围中,上海最后成为保卫人类的最后一座堡垒,全人类的希望寄托在了一座城市的存亡上,影迷的天然代入感预计会是这部科幻电影带来的不一样体验。

《上海堡垒》定档2019,曝光首款概念海报

《上海堡垒》或许会给中国科幻电影打开全新的思路,即在外星侵略、地球出现危机之时,中国人成为了全球甚至是宇宙的主角,地位从好莱坞的边缘角色提高到了关乎人类命运的高度。这无疑给人强烈的民族自豪感。

从市场角度看,有诸如江南的科幻文学IP作为基础、鹿晗舒淇符合原著形象的阵容助阵、滕华涛导演执导,江南、韩景龙共同编剧,保障了主创团队相对靠谱。这就使得影片拥有不错的市场优势。尤其未来几年将是中国科幻电影集体发力的风口,取得市场上的大突破已经指日可待。

最大的挑战可能是,如何驾驭末日之战这样宏大的战争动作场面?特效能否过关?故事能否令观众满意?这些都有待制作团队的努力和观众的检验。

hearst-ellechina-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