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日方中的钢琴超级巨星——王羽佳

 30岁就成为古典音乐界最不可企及的人物之一,是什么样的感觉?

来源:ELLE中文网编辑:fiona.zhang

三十岁,钢琴家王羽佳所要面临的挑战可能已经所剩无几了。这位演奏家大部分时间都坐在钢琴面前,展现着最高的艺术水平。去年,她征服了“古典音乐的珠穆朗玛峰”──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Hammerklavier),此曲被认为是历来难度最大的独奏钢琴作品。她还要在今年秋天尝试一些全新的东西:指挥两个管弦乐团,“我要和他们一起演奏贝多芬,在钢琴前面,没有指挥棒,一边弹奏一边指挥他们,”她说:“这当然是另一个领域,但那就是作为钢琴演奏家的乐趣──有无窮无尽的探索机会,你永远不知道会被带到哪里。”我们将在与劳力士的持续合作中,继续探索王羽佳与其他杰出女性的人生旅程。

认识王羽佳 “我很幸运,因为父母没有强迫我必须有任何成就,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把弹琴视为好玩的事情,而并非不得不做的事情。”

关于她的音乐启蒙 “我父亲是一名打击乐演奏家,母亲是一个舞者。钢琴其实是他们的结婚礼物,就放在那里,所以我当它是个大玩具一样去尝试。一切都是从寻找乐趣开始的。”

关于14岁离家: “我进了这家了不起的学校──柯蒂斯音乐学院,并决定留下来。我一点都不害怕,在那个年纪,最大的梦想就是离开家,完全沒有家长管束。那正是我想要的,对我来说是很好的培养自立能力的机会。”

关于仍然被称为“神童”: “有一本刊物称我为“28岁的神童”,这是一个自相矛盾的说法。我倒是认为音乐家和拥有童心的人是有相同之处的,比如说我们都从未真正成长──我们总是以崭新的思维、富于创造性地去看待一切。”

关于暂时离开钢琴: “休假是非常重要的。是的,每天练习是很好,有时候练习得越多──当然你得是已经开竅──你就会越好。不过也有一些日子,练习得越多就变得越差。而且我举行这么多演奏会,所以对我来说,休假是一种平衡。”

关于如何在演奏会上集中精神: “我有一条新的规矩,就是演奏时,全体观众都处于黑暗中。我的视力在20岁之前一直很差,当接受激光手术后,我可以看到每个人的脸,那真的吓到我了,我意识到,越不在意周围的环境,我就弹得越好。”

关于为何演奏不仅仅是一件乐事: “我觉得整件事都是一个挑战。作为音乐家,我们把人生献给了一件事物,但我觉得牺牲也是有快乐的。牺牲就是给生活賦予了意义,否则,如果只有快乐,我会觉得无聊的。”

关于造型如何影响演出: “人们总是问我在穿什么品牌。演出无关品牌,而是关于布料在身体上真是的感觉和它产生的效果,特别是在舞台上。我总是穿着纯色,因为颜色影响心情,在现场音乐会中影响人们的第一件事就是视觉。我也穿一些让我有自信去保持真我的东西。”

关于事业前景: “作为一个音乐家,精神、情感和身体都要十分投入,我很佩服运动员可以做到不喝酒、不睡觉──所有这些在我20多岁时都觉得很无聊。但是如果我们考虑到任何职业的寿命,完全就是要这样──不仅仅要有即时的满足感,而是要放眼未来。我没有什么想要实现的,但这并不代表我在艺术上没有任何目标,因为前方总会有更高的追求。” 幕后摄影师:Joe Leonard   造型师:Isabel Dupre   化妆师:Violette   发型师:Yannick D’Is   美甲师:Alicia Torello

“有的人说,你的表演和上一次一样好,我会说,我们的下一次表演也会像这次一样好。”在这次独家专访视频中,羽佳谈到当热情“不再仅仅是关于练习”时发生了什么。

hearst-ellechina-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