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炎亚纶:亲爱的怪物,请你坦然做自己

炎亚纶的全新EP《亲爱的怪物》于近日正式发行,他想告诉大家的话,都写在了歌里。

来源:ELLE中文网编辑:Kikii

说到炎亚纶,“敢讲”和“偶像”好像是两个绕不开的词。而这一次带着全新EP回归的他,无论是封面还是整体概念,都在告诉大家不要迷失自己。ELLE也对炎亚纶进行了一次专访,希望带给大家一个更真实的他。

ELLE: 这次带着全新EP回来,整体概念也是你亲自操刀设计的,创作过程中有没有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可以跟我们分享?

炎亚纶:特别有意思的应该就是,我把脸遮住这件事情跟公司有来来回回的商量。我想要遮起来,公司觉得还是应该露一下脸。最主要我觉得,我这张脸过去在这个圈子里留下了太多包袱和一些既定印象,戴上面具比较能够把大家的专注力放回在专辑的音乐上面。可能我在网络上的发言,针对一些议题的想法比较多,会招致正反两面的声音。但我还是认为身为一个公众人物,应该适时地发点声。当然还是要感谢作词人黄建洲老师,他可以写出这么有意思的歌词。

ELLE: 在内地和在台湾拍戏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炎亚纶:内地这几年,影视业的发展相当繁荣。这一来也是刚好因为市场够大,支撑影视业的成本也够,所以每一部剧的花费,从布景到演员到能够让演员身入其境的服装,在这边都能有事半功倍的效果。身为一个演员,可以有这些道具和场景来辅助进入角色,进入那个年代,很幸福。

ELLE: 有没有特别想合作的演员或是想挑战的角色?

炎亚纶:其实我觉得对演员没有太多要求,只要是有职业道德我都想合作。我真的蛮想演一个反派的。一方面我觉得大家也可以知道我的range,因为大家还是很习惯地把高富帅的角色都给我。我没有觉得不好,但是真的有点多,然后这也造成了很多的制作人或者导演在第一次听到我的名字的时候,都会觉得我就是喜欢演这样的角色,但其实不然,我就是想成为一个专业的演员,所以我对任何角色的任何的形式,或是正反两派都好,只要能够发挥演技,我都愿意去挑战。

ELLE: 现在的工作重心是在音乐还是影视?怎么去在歌手和演员的身份中找到平衡?

炎亚纶:最近当然是音乐,最近对于音乐方面的灵感特别多。认真生活之后,你会有很多新的灵感。然后与其在网络上一直发言,被不小心渲染(比如有时候会不小心一些比较惊悚的标题吓到),我还不如把它放进我自己的专辑,因为专辑的词不会被改,封面就在那里,MV也不会被篡改,所以你想表达的东西会相对更清楚,更安全。

ELLE: 当你觉得你自己被误解的时候,你是如何消化这些负面情绪?

炎亚纶:我其实是一个很不喜欢解释的人。我记得国中的时候有一次,老师在教课的时候,有一条橡皮筋射到他的头后面,我当时正在跟同学聊天,但因为我是班上没有那么乖的人,他一转过来就看我,怀疑是我,但事实上我离他超远的,我在最后一排。我当时跟他对眼之后,同学说他以为是你把橡皮筋弹在他头上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辩驳,因为我当下确实就是在跟同学聊天。(那你不会觉得委屈吗?)会,当下想的就是清者自清,时间会证明一切,虽然我们的时间都没有那么多,但是硬去解释,当下会觉得有点做作,有一点太矫情了,我没办法做一直急于解释的一个人。

ELLE:你觉得以前作为飞轮海成员的你,和现在单飞的你,有什么变化吗(心态或是风格方面)?一直被问以前的团体会不会觉得困扰?

炎亚纶:我觉得这些困扰不会是针对我喜不喜欢这个团体,因为这个团体本身的性质,以及对我想要走的路,是有一些互相抵触的地方,所以这个包袱确实对我有一些可能外界没有办法理解的困扰。我希望大家不要误会我是讨厌我的过去,因为我并没有讨厌我的过去,我一直都很珍惜我过去,在我而言,每一件事情和过往,都是成就现在的我的很重要的元素。但我要讲的是,因为飞轮海是偶像团体,然后当时大家也确实都是看颜值在追我,但对于我们几个人中,也许有一些人真的想要很认真地演电影,有些想要很认真地当艺人。但是不管是导演也好,吃瓜群众也好,他们可能会误解我们只能做这样的事(当偶像团体),当下第一时间可能觉得,你就是靠颜值。但是我是一个很认真想要当演员的人,我不为别人发声,我为自己讲话。但是去把飞轮海的一些既定印象跟成绩去抹平确确实实需要很长时间。

ELLE: 你觉得你算是典型的天蝎座吗?比如一些不妥协的特质?

炎亚纶:你觉得呢?我不知道啊。我现在反而觉得世界上真的有很多种人,然后每种想法也都没有对错,只是每一种人的经历不同。有时候我对自己天蝎座的那种坚持和执着,都会怀疑,真的有需要这么的强硬吗?现在就是对于真的很重要的议题,才会做这样的坚持,其他的就let it be吧。每个年代都有每个年代的阴晴圆缺,是我们需要自己去经历的一些事情。

ELLE: 如果要用两个词来形容自己,你觉得会是什么?

炎亚纶:第一个是坦然,我觉得坦然过生活是非常关键的一件事,你如果没有办法坦然面对自己的一切好坏,你也会过得蛮不开心。除了坦然,我发现创作是我一个出口,从这张EP开始,参与了这么多制作我才发现,原来我这么多的思绪,真的可以把它抒发到作品上。就如同之前我在坚持健身这件事情,当你在不断地专注在一件很棒的事的时候,你就不会有时间去理会网友说的什么,或是别人的眼光,只要你知道你自己正在进步就够了。

ELLE:有没有觉得很累的时候?会选择怎样的方式去调节或是放松?

炎亚纶:肯定有啊,最近就是看剧吧。(看什么剧?)什么剧都看,The Good Place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最近还看了谁先爱上他的这部电影,我还蛮惊讶的,因为我很少在电影院看华语片。The Good Place讲了一个蛮有趣的故事。镜头一开始在一间很漂亮的办公室,主角醒来就看到welcome to the good place。然后后来有一个经理叫他进去他的办公室,跟他说你已经死掉了,然后我们会依据你在世界上做的好坏去评分,如果你的分数到了一个好的地方,你就可以去一个好的地方,如果你是负的话,就要到坏的地方受尽折磨,有点像天堂跟地狱。但后来主角发现那是一个恶魔对他的骗局。我觉得还蛮有趣的是,我们常常在做善事的时候会祈求回报,但是这个回报就变成了一个目的。在这个故事当中,你如果是带着目的的去做好事,那并不会帮你加分的。做好事的出发点应该是真的不要去计较回报。

ELLE:那你不工作的时候除了看剧还会做什么?

炎亚纶:打电动,我很宅,几乎都在家。(所以是一个喜欢独处的人吗)喜欢,独处蛮重要的,可以听听自己心里真正想要什么,把自己丢在世界的时候,你就会在意太多事。

ELLE:圈内朋友多还是圈外朋友多?

炎亚纶:圈外朋友多,因为跟他们相处我的脚会比较贴在地上,我觉得人最怕的就是得意忘形,你如果不去这么贴地地生活,就没有办法演出让所有人都感动的戏。

ELLE:之前看到报道说你跟鬼鬼有一个“十年之约”,所以你跟鬼鬼应该算是特别好的朋友吧?

炎亚纶:好朋友,真的是好朋友,然后,其实一半是玩笑,一半是给彼此鼓励吧,就是我赌你十年之后不会有男朋友,让她更积极地去找到自己的幸福。

ELLE: 你怎么看待男女生之间的纯友谊呢?

炎亚纶:我自己也是一个特别游离的人,有时候觉得有,有时候觉得不行。因为好到一个程度,你就会想所以我们俩是不是适合在一起。

ELLE: 有没有理想型?

炎亚纶:我真的蛮需要我的另外一半是很有自己生活态度跟方式的人,因为我很怕没有目标的人。你得自己发光,别人才会被你吸引。如果你连自己的光都被遮住了,放弃自己独特的样子,就会变成像大家所谓的“黄脸婆”。(所以你是不喜欢另一半是小鸟依人粘着你的状态吗?)我不是不喜欢她粘,我只是怕她会为了一个人丢失了自己。已经2018年了,我们真的不用再那么传统了。以前的相夫教子已经是好上一代的事情了。但我发现我的粉丝中有这样的人。她们有时候会跟我说,我好像到了交男朋友的年纪,但我现在一个男朋友都没有,或者说我现在该结婚,但我连男朋友都没有,然后我就觉得,真的不用急啊。你要先把自己生活过好,自然而然该出现的人就会出现,也许他永远也不会出现,但也没关系,我觉得不用怕一个人,一个人也有一个人的自在跟舒服。

ELLE:你经常提到说要做自己,那你觉得你个人的穿衣风格是怎么样?

炎亚纶:最近都会比较喜欢宽版的裤子,像灯芯绒,也有那种比较宽版的西装裤,然后配上比较平底的皮鞋,简单素色的上衣。我的上衣基本上都是UNIQLO,不同颜色的棉T,但事实上最近的流行趋势,这样简单的穿搭就蛮有型的,less is more。

ELLE: 有没有特别想尝试或者完全不能接受的造型?

炎亚纶:我现在没办法太喜欢穿靴子了,除非是很素的,但如果有亮面或是稍微有一点朋克的话就不是很喜欢。以前飞轮海时期发现还蛮多朋克风格的,但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完全没办法接受了。

ELLE: 衣柜中最多的单品是什么?会经常添置新衣物吗?

炎亚纶:鞋子,每天都在丢鞋子。(是球鞋吗?)球鞋也有很多,但球鞋没有丢,都是Kobe的鞋子,我觉得要是未来有收藏家跟我买,嘿嘿我可以赚一笔钱(笑)。最近买得比较少,因为less is more的关系,你简单地调换一下就有新的风格。

ELLE: 生日马上要到了,会不会举行生日会?

炎亚纶:18号有生日会。我其实不是很喜欢这种事情需要大家的关注。可能因为我以前生日常常在周末,然后我很羡慕其他小孩子的生日在上课时间,可以收到祝福,还有放着很多软糖和点心的“乖乖桶”。后来我就觉得,我不要过生日。我对仪式的参与度仪式感也没有别人高。

想知道炎亚纶眼中的自己什么样?快来探索他的AB面!

ELLE&炎亚纶#我的AB面#

hearst-ellechina-logo